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轻风细雨博客

轻风吹不走思念,细雨打不湿浪漫,你永远是我心中不老的挂牵。

 
 
 

日志

 
 

2014年10月13日春烟舒雨老师讲课课录  

2014-10-13 21:53:02|  分类: 老师讲课课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4年10月13日春烟舒雨老师讲课课录
主讲:春烟舒雨
编辑、整理:轻风细雨
2014年10月13日春烟舒雨老师讲课课录 - 轻风细雨 - 轻风细雨博客
 
进士班班笫四课 骈赋、律赋、散文体赋 各自的用韵及平仄特点
  一,骈文﹑骈律赋句中字平仄特点。
  前面讲了骈文、骈律赋脚句字的平仄特点,现在来讨论下其句中字的平仄特点。 自切音系统完善之后,汉文字的音律体系亦随之规范。人们发现若“平上去入”使用得当,则能更好地将文字的读音与内容完美呈现。若溯考其流变源头与过程,那将是非常繁复的一个学科。这里将其简单化地概括为——平仄声调的使用与汉文字的发音习惯紧密相关,而这一切是建筑在使这样的发音更加容易与顺畅上的。
   也就是说,凡关乎平仄的一些研究与规定,都是为了更好地让上汉文字更加容易诵读,并收到抑扬顿挫的音律效果,并以此为文章内容服务。了解到这点,或多或少可以帮助减少对于遵循平仄规定而产生的抵触情绪。
   平仄音律方面的研究成果很多,影响较大,较有代表性的是“八病说”。“八病说”经过演变之后,体现在文体之中的,比较有代表性的是“近体诗”。这是平仄规定运用的较为广泛的一个体裁。至于“八病说”与近体诗的具体格律,这里不再赘言,我们仅就骈文与骈律赋在遵循这些音律规定时,所表现出来的一些特征与具体尺度。
   众所周知,汉文字除单字成词之外,组合起来的话,多是以双音节为一组合而成词,多音节词中,以3,4个音节为主。而两个节奏之中,是要考虑音调衔接时的起伏变化的——也就是所谓的“抑扬”。两个节奏之中,若调相同的话,这样的发音要不就过于低沉,要不就过于高亢。如此既不利于文学作品的诵读,也有悖于“阴阳合济”为美的中国传统文化审美观点。
  所以,连三平仄的文字组合,历来为对于音韵方面有所要求的各种文体所忌讳。其中单句连三平收结尤其为诗家不喜。而连三仄收结的组合在使用上则相对要宽松很多。考究其原因,在“中古音系”中,当用连续仄字时,尚可用‘上去入’不同的字做些音调上的变化,而平声字是变不了的,就一个调。
  但连续用仄字时,应注意不能全用“上”声字或者全用“去”声字。而旧时一些教塾则有:‘仄’字复尚可谋去上之变,‘平’则惟一,故戒其三。而若仄字,毋使同调相亲,若‘上上’者也。之类的论述。
  作骈文骈赋虽不如近体诗要求严格,但从更利于诵读的角度出发,我们也应该尽量地调和一句之中的平仄,使其能更好地为阅读服务。而单句连三平收结,是应该能避免就避免的。而连三仄的使用,也应注意不可“上去入”同调连用。对于习惯使用新韵的人来说,应尽量避免“连阴平”或“连阳平”。纵或必须用三连平,亦当“阴平”与“阳平”字结合使用为佳。
   但骈文骈赋有用虚字的特点,而所谓三连平的忌讳实际上是指不可分割的字词组合。也就是说,当需要三字连读或4字连读时才真正适合这个规定。而不是仅仅单看其字是不是连续三平。当有了阅读节奏暂顿之后,那三连平的忌讳实际上已不存在。那这就与近体诗有了差别。
  前面说过,骈句大抵没有尾三连读的节奏。而近体诗基本是尾三字连读或结尾2,1的节奏。所以近体诗对于“三连平尾”看的极其重要。而骈句的三连平尾的问题就要复杂许多了。不能单单武断地以字看是不是三连平,而要先看阅读节奏。
  上文亦说过,骈句虚词后有两字的,其阅读时在虚词后暂顿。有一字的,在虚字前暂顿或者不暂顿。这样看来,真正适用与骈句的“三连平”禁忌,只适合于“不暂顿”的句型。现举些例子说明(皆取唐骈律赋中例):1,磅礴九霄,浸润岂沾於土宇;轻清一气,波澜宁动於天风。——如“波澜宁动於天风”这句,其阅读节奏是“波澜‖宁动於‖天风”。若这样的句子,“於天风”这三字,是不能看着为“连三平”的。因为“於天风”三字是不被连读的。
  2,彼皆受封於百代,此独不视於三公——“此独不视於三公”的阅读节奏是“此‖独不视於‖三公”。那这句的“於三公”亦非需要连读,故不能以“连三平”看。
  如以上的例子非常多,兹不多举。相对来说,在虚词后单缀一字的句子,若此虚词为平声时,古人在使用时,其虚词的前一个字用仄音较多。如“翠亘千家之幄,香凝数里之尘”,“蛾眉蝉鬓,遥疑洛浦之人”,“光寒渔父之家”等等。
   当然,由于骈句的阅读节奏具有一定的灵活性,其上述的例子亦非绝对,如“岳是三公之名”这样的一些用法亦可见到。
  另外就是,单句之中,若字愈少,其平仄愈严谨。大致来说,除隔句对之外的骈句由三字开始,至九字为止。三字或四字成句的,颇有规律可寻找。而在5字到9字之间的句子,通常只是以节奏之内的平仄为准,而整体上比较灵活。先看看三字或四字的句子平仄规律。
  [一],三字句型的平仄。
  1,平平仄。2,平仄仄。3,平仄平。4,仄仄平。5,仄平平。6,仄平仄。三字壮句通常需要避免三连平声字。而三连仄亦多见,但需注意两个或三个上声字或者是去入声字连用。
  [二],四字句型的平仄。
  1,平平仄仄。2,平仄仄平。3,平平仄平。4,仄仄平平。5,仄平平仄。6,仄仄平仄。
   四字紧句亦有“平平平仄”之类,但需要注意节奏点是在第二字后需要暂顿的句型。
  至于其他的在4字以上的句子,大抵平仄在一个节奏之内控制好无三平即可,而一个节奏之内,是指不可分割而需要连读的节奏。由于骈句的阅读节奏较复杂,既有两字一节奏,亦有三字一节奏(通常在句子的起首与中段),亦有4字为一节奏的情况,所以我们看骈句是不是犯了“三连平”的忌讳,是万不可单看其字的平仄关系,而要以阅读节奏来区分。
  比如上面所举的例子“光寒渔父之家”之类的六字句,虽然全句只是一个仄声字,但按“光寒‖渔父‖之家”的阅读节奏来看,每个节奏之内,皆无三连平的情况。
   这也从侧面说明,字与字的平仄关系的一些规定,是确实为诵读而服务的。而不是单纯为规定而规定的。而这一切的基础是源自与汉语的发声特点。至于骈句,一句之中的平仄安排,只要符合了这个特点即可。其实只要很好地掌握了骈句的阅读节奏,大抵亦能自然而然地无差无错了。
  另外对于“相骈句”,我们只要按所对句的节奏点来对应即可。其间非节奏点的字平仄可对亦可不对,但亦要注意非节奏点的字平仄不对应后而带来的三连平问题。亦就是说,在保证不三连平的情况下,可与上句“非节奏点”的字平仄不对应。另需要注意的是,既为骈句,其两句之间的句型应是一致的,而这种一致包括节奏点也应该是在同样的位置上。否则,即不成其为骈句。
   至于一句之中平仄按马蹄律的说法,在骈句中是难以彻底实现的。因马蹄律的基础源于严格的按两字为一阅读节奏,而骈句的阅读节奏显然没有这样死板,除非你只用4,6,8言并且少用或不用虚词。而实际上骈句的6,8言句,多是由5,7句加虚词化成,故所谓的“失替”之类,在骈句亦难完全适合。
  所以说,一句骈句之中的平仄关系,其实非常非常简单。只需要了解简单的汉文字的音律基础之后,就可以熟练掌握使用。归纳起来,无非是音韵与声调两大部分而已。平仄指的是声调部分,注意不要同一声调的字过多地靠在一起,主要是指避免三平调(同一阅读节奏内)。
  而音韵部分,注意发音相近的字,尽量不要在一句之中出现。否则容易读来拗口。前者声调平仄的讲究,是为让句子有起伏抑扬的发音效果,后者音韵部分的讲究,是为了让句子读起来清爽不拗。需要知道的,所谓“绕口令”的关键,就是在重复排列同音字或同音不同调的字上做文章。
  而我们作骈句,就要避免此类情况出现。关于音韵部分的说明,参看下“八病说”亦就能一目了然。而这些,是“小学”的基础之一。这些基础,适用与所有的讲究音韵平仄的文体,也包括诗词。
  亦听闻过一些说法,如“我不按这些平仄音韵规定,读起来亦不觉得拗口与不畅嘛”之类的说法。其实,这大部分是一种主观原因造成的看法。原因是你没有严格按每个字的声调去读它。若标准到一定程度上,在每个字区分到位的情况下,基本上不符合声韵要求的句子,或多或少都会有一定程度的诵读困难。
   按新韵来说,若将一些阴平字或上﹑去声的字连续组合在一起达到三个或者超过时,你再按标准的声调去朗读,就会有所感想了。所以在善于朗读者的口中,遇见“上”声字在同一节奏连读时,其第一个上声字在朗读时需变阳平声。
  所以我们务必应该记得一点,赋,是不能单凭自己的字面喜好,而不顾读者的发音感受的。每每如此一想,或许就能对自己的要求严格一些,其实也是对自己的作品更负责一些。至于利弊,在于个人的态度而已,并无其他。当然了,这是对于严格要求而言。若抱“宽则宽”的态度,一切皆可废,又何论音韵平仄?
   二:骈赋、律赋、散文体赋各自的用韵特点
  前面已经提到,赋总体来说,是属于韵文一类。那我们现在来看看骈赋、律赋、散、文体赋的押韵方式及特点。要从根本上搞清楚以上问题,需要对汉文字的音韵学要所了解。首先要明确古代的赋,到底用的是什么韵书?然后要经过对比得到古代的赋在用韵时的一些特征——即倡导的是什么?忌讳的是什么?然后再来思考古代的文人们何以要这样做?考虑清楚这些之后,我们才能对古代赋的用韵有个较为全面的了解,才能为我们以后的创作或者说是革新找到真正的出路。
  1,骈赋,律赋所用的韵书
  六朝时期对于骈体类文学及音韵学来说,都可说是一个风云激荡的时代。在这个骈文骈赋产生之初的时代,到底用的什么韵书呢?要准确回答这个问题,恐怕是很难的。那时期因《切韵》未出,而期间出现过的韵书又极多,并且从《切韵》的一些序言来看,六朝出现的一些韵书又与《切韵》有着明显的启先关系。
  也就是说,六朝用韵与至隋以后通行后世一千多年的中古音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所以就目前的文献资料来看,我们只能说:六朝时期的骈赋用韵,大抵是可与《切韵》甚至是《唐韵》相通的。
  骈律赋至唐以后的用韵,就容易确定了。《唐韵》虽是私人根据《切韵》修订,但得到了官方的嘉许,也可算是官定的韵书。自开诗赋取士,韵书就必须统一,所以唐时自玄宗朝后,无论诗赋,其用韵皆以《唐韵》为准。
  而自唐以后又有《广韵》传承于《唐韵》,再有《集韵》《平水韵》等等,亦皆源自《唐韵》。其间或增或减,到《平水韵》时,定型为106韵。在这个增减的过程中,由《切韵》的193韵部到《唐韵》的204韵部,再到《广韵》《集韵》的206韵部,最后到《平水韵》时再合并为106韵部。
  由于《唐韵》《广韵》《集韵》分韵过细,对于近体诗与而言,无异有相当大的创作阻碍,故在唐时已常见合韵通用的情况,到北宋《广韵》,已经在每韵部下注明可以通用的韵,若将可以通用的韵合并起来,也就108韵。而《平水韵》则几乎就直接传承于此。所以目前《唐韵》虽无全本,但是按其紧密的传承关系来看,考量唐人作近体诗的韵,亦尽在《平水韵》中。诗如此,赋亦如此。
   也就是说,唐人作赋,所用的韵为诗韵。诗用何韵,既赋用何韵。原因很简单,因为诗与赋都曾经在唐宋为取士之途,凡关系到音韵,必要有一个通用的标准。而从《唐韵》到《平水韵》,皆是官方认可或直接官修颁定的韵书,也是唯一的标准。
  至于词韵,由于其大量结合了当时的民间口音,虽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当时的口音习惯,虽也属于中古音系一脉,但毕竟非能用于朝廷取士。在唐宋时期,并无专门的词韵韵书,唐宋人填词,只是在诗韵基础上根据当时的口音加以合并韵部使用而已。
  由于词仅仅通行于民间(指不被官方考试限制),故在韵部通用上显得比较宽松自由,极具“亲民”的一面。或因如此,词才能在古代文学史上留下绚烂的一页。我有师长在言及此时,曾说:“倘无词韵之宽,亦恐无宋词之繁荣。”
  但赋,毕竟是与诗一样,需登堂入室,金殿高诵的文体,所以在如今可见到的唐宋骈律赋作品中,特别是在使用平声韵时,鲜有见到使用词韵者。即使有韵部通用的情况,亦与作诗时的通用情况保持一致。至于元代与明代出现的《中原音韵》与《洪武正韵》,由于其已非《切韵》一脉,故离赋韵愈远。
  至于唐宋人作赋用韵有许多细节问题尚需要进一步考证。但大的方向是——用平声韵时基本与做近体诗保持一致,而用仄声韵时则宽松一些。如白居易《荷珠赋》已有径韵与映韵同用;缉韵与质韵同用的情况。而在仄韵上的这些通用情况来看,已几同于词韵。
  总体来说,骈律赋之用韵与近体诗的用韵情况相似,受官方的影响极大。因为赋在古代读书人心目中,是属于很正式的,关系到一个读书人一生命运的文体。与之相对的是,明清不再以赋取士,赋的用韵也随之渐行渐宽,至晚清,做赋无论平仄韵皆同词韵者,亦常可见到了。但无论如何,其平仄的衡量尺度,始终在中古音系一脉之中。
  2,骈律赋用韵的一些技术细节。
   ①转韵问题。
  赋转韵较好。对于一篇少则数百字,多则上千字的韵文来说,若通篇一韵,既不符合声气开合,抑扬顿挫的大原则,亦不能利用平仄不同的韵来调度文章气氛。所以从现存的古代赋作品来看,除一些短篇的小品赋外,大部分的古赋作品皆是一赋数韵。这一点在唐宋赋中最为明显。律赋在唐宋时期,虽短不过三百多字,但亦常勒八韵。
  若作律赋,在这时若能契合题韵,就算是人赋为一的境界。所以说若作律赋,其咀嚼题韵,破承题目是至关重要的一个环节。当年李程作《日五色赋》,其破题的“德动天鉴,祥开日华”句,亦为其得中榜魁尽了大力。其实这个观点说白了,就是提倡万勿先韵而后文,应韵随情至而又契合声韵要求。
  总的来说,赋与近体诗在这方面是大不同的。赋因为篇幅更长,所表现的内容要比诗更深更透,所铺陈与论述发慨的层次更加丰富,这就需要一些平仄不同的韵来调剂文章的阅读气氛。而通常近体诗(排律出外),重点在意象营造上,并且受限于4,8句的篇幅,故要求一韵到底。
  我曾见一些作惯了近体诗的朋友,初为赋时,常将作诗的习惯带入赋中,喜欢一韵押到底,直到词穷,甚至不惜重韵。这样作赋,颇有点儿费力不讨好的味道。并且这样作赋,亦难做到“或缓或激,自契真妙。”
 :②重韵问题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骈律赋若韵字重复,都难算是“妙手”。就任何格律化或有格律化倾向的文体而言,都有一些特殊的要求,并且大众的审美观亦是建筑在这些要求之上的。这些要求随着时代的变迁,亦有一个发端到成熟再到变革的过程。
  至于变革,对于骈律赋而言,起码现在是个未知数。在这里我们抛开这些未知的东西,仅就成熟期而言。无可置疑,骈律赋的成熟期是在唐宋。而观唐宋的骈律赋作品,绝少出现韵字重复的现象。这里所说的重复,是指同字同音者。
  而一些字同音异的,不在此论之列。当然,在文学领域,难有绝对的概念。若要找一些重韵的例子,亦可找到。但我认为,这并不能成为作骈律赋时可以或者说提倡重韵的佐证。而以成熟期的骈律赋作品来看,绝大多数是不重韵的。于是,我们应可肯定——骈律赋提倡不重复韵字。
  实这个是常识范畴的问题。其关键还是在对自己的要求严格与否,但无论如何,我们都不应为自己的创作态度寻找借口,特别是不应去翻找一些只占极少数的例子,来证明这个借口。
   单就用韵而言,赋受近体诗的影响很大。前面已经说过,骈律赋在押平声韵时,要求精严,与近体诗没有什么区别。而在押仄韵时,则相对宽松一些。在古人眼里,用仄韵已近同于古体诗,而古体诗无论是用韵或者平仄要求皆要比近体诗宽松许多,这些观点亦被直接带入赋中。不光作赋用仄韵时,常见较大范围的通用情况,基本与词韵相当。
  并且在用仄韵时,其两句间的脚句字平仄亦随之宽松。甚至连殿试的律赋亦有如此现象,如欧阳修的《藏珠于渊赋》,即有“谓非欲以自化,则争心之不起”句。而在用平声韵时,不仅音韵严格许多,连两句间的脚句字亦多不苟,基本是平韵对应的脚句字必是仄声。从这样的比较之中,我们亦可窥见一些古人作赋的用韵习惯。
   文体赋在用韵上更加接近词韵。对于重韵与换韵问题,亦无法度,皆随文而使。用韵有多有少,有通篇押3.5韵者,亦有十数韵者。平仄骈对等等,亦非重点,皆为可论可不论。但因为各家的习惯与手段不同,亦有文体赋间杂骈句且工者,亦有不骈或用“古偶”似骈非骈手法的。
  但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大部分的文体赋,多少是要押几只韵的。虽然这个韵可以是诗韵,也可以是词韵。但平仄韵混用如“打油诗”的情况是绝少发生的。总之,文体赋在体式上比散体赋更难寻规律,是属于“变数”极大的文体。常人作寻常的文体赋容易,但要作上品的文体赋则极难。
  ④骈文、骈律赋的句式运用及以句式调动文章气氛详探 待续。。。
  三:骈赋、律赋、散文体赋各自的用韵特点
  前面已经提到,赋总体来说,是属于韵文一类。那我们现在来看看骈赋、律赋、散、文体赋的押韵方式及特点。要从根本上搞清楚以上问题,需要对汉文字的音韵学要所了解。首先要明确古代的赋,到底用的是什么韵书?然后要经过对比得到古代的赋在用韵时的一些特征——即倡导的是什么?忌讳的是什么?然后再来思考古代的文人们何以要这样做?
  考虑清楚这些之后,我们才能对古代赋的用韵有个较为全面的了解,才能为我们以后的创作或者说是革新找到真正的出路。 
   1,骈赋,律赋所用的韵书
  今天作业: 以[中秋]为题,写一篇散体赋,文字长短不限,练习为主。
   20020101_001303_0281.mp4
  20020101_003356_0906.mp4
  20020101_012058_0734.mp4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