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轻风细雨博客

轻风吹不走思念,细雨打不湿浪漫,你永远是我心中不老的挂牵。

 
 
 

日志

 
 

2014年2月26日南飞雁老师讲课课录  

2014-02-27 21:04:58|  分类: 老师讲课课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4年2月26日南飞雁老师讲课课录
主讲:南飞雁
编辑:轻风细雨
  【格律诗的造句】
2014年2月26日南飞雁老师讲课课录 - 轻风细雨 - 轻风细雨博客
 
 既然我们是学格律诗,就要学会造句子。学会了用字,我们就要造出一个个漂亮点儿的句子来才对。这里就有一个怎样造句的问题。就以天涯社区诗词比兴两位版主之一寥天的枯坐神州谁共沐春沂,契阔平生大雅希。降节扬雄惜未死,屈身庾信叹无归。平原离黍连衰爱,古墓疏槐映晚晖。摇落至今愁独往,寒斋空对旧弦徽。      ——寥天《彻斋删存》 这首诗为例(尽量不用古人的例子,是因为要让大家相信现在诗友一样能做出好诗来),下面就来谈谈怎样造句。 
  首先我们看第一句时就会感到这个句子很“怪”。如果我们一个个用口语给它对照硬译一下,就是“神州谁和我一起洗春天的沂水”,肯定会让你感到莫名其妙。读过《论语》的朋友当然会知道“浴乎沂”这个老典故了(没读过的就去找找《侍坐》那一章吧)。所以一看到这个“沐”“春”“沂”三字(请注意这三个字每个都是独立的实词,而不是一个“三音节”的词),就不用你去费力气想“沐沂春”“春沂沐”什么的排列组合哪个更合乎语法了,反正就是一下子就看到了老夫子和他的弟子们“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的
  下面那一联的“降节”“屈身”什么的你爱自作聪明地理解成倒装什么的“语法现象”那你就这样理解好了。再后面的句子你也不要钻牛角尖去想“到底是‘平原和离黍同衰爱连在了一起了’还是‘在平原上长着的离黍同衰爱连在了一起’”这样的昏话。 最后的“摇落至今”“寒斋空对”和“至今摇落”“空对寒斋”就没啥不同,看哪个协律就用哪个好。想明白了这个你一下子就会感到轻松愉快得多了,因为这么造句简直太简单了,简单到了随便你怎么拼装都不能说你错。而我们所剩下的事情仅仅就是“按照格律的节奏把最合适的字放到最合适的地方去
  但是啊,会造单句不等于就会造好一个联句。诗是一联一联的,每一联间都有紧密的意思联系,这样写出来的诗才不会散了。 从个人的理解角度的来说,一联当中更重要的是“对句”,也往往就是带韵的那一句。这是因为它既是全联意思的重心所在,也是全联声律是否“出彩”的地方。一句之中最重要的是最后三个字,这是最后的节奏变化,一定要能收住。最后三个字中无疑最重要的就是这最后一个字了,这是全句的最后半拍,有没有余响全靠它了。 
  这里有一个造联句的技巧(这个技巧当然不是全部写诗的方法,只不过是我个人比较喜欢用的一种。初学者可以先从下面这个技巧学起),那就是不管什么联句,是对偶的还是不对偶的,是带韵的还是不带韵的,一般首先从第二句造起(首联入韵的话也可以从第一句造起),第一句就先让它留白,就是先放在那儿(当然要先把这一句的意思蓄足了才行),先从最后三个字造起,摆好了韵脚这块基石(不带韵的其实也要注意这三个字结的是否有力量),感到这三个字意思还行,可以往上发展,就接着往上发展,如果不行,就赶紧换个别的什么韵脚试试。这样你就不用费劲心思想
  还有啊,讲造句就不能不讲到对仗了。不管你高兴不高兴,中国人的审美心理决定了我们喜欢“好事成双”,一个对仗工整的联句就比两个连结紧密的句子看起来更夺目些。所以,对仗自然而然就成了诗的语言中一种重要的形式。从老古董的《诗经》的“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到现代散文诗里的“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你都能看到对仗的影子。先前的对仗都是原始自然的,发展到古风时,就有了不少字面上的进步,再到了律诗后,对仗结合了音韵的研究成果就成了对偶。不管是原始的对仗,还是后来的律诗对偶,都读起来同样的赏心阅目(当然我仅仅从有益于眼睛的角度上来说,内容不行,对的再好也没啥意思。就好比一朵纱做的花,虽然眼睛看着不累,但我也不想上去闻上一闻)。这里我们专说说律诗里的对偶,因为这种对偶是要求最严的,也是最难的,也是用起来最广泛的,会了这种对偶后,其他的不那么要求音韵的对仗就是“小菜一碟”,我们可以按不同诗体的要求来选择运用。
  今晚在这里我们不用讲什么词性相对、平仄对照一类的让人打瞌睡的话,上学期基本都讲了。大家找本格律书一看都明白。记得有一本《声律启蒙》的东东,里面有“云对雨,雪对风,晚照对晴空”之类的话,对初学者挺有帮助的,建议大家去找一本来看看。有人曾经建议学诗前先练练对联,这话有些道理,不过造对联因为不考虑韵脚的问题,实际上对写诗的指导意义不怎么大。因为我认为写诗最重要的是韵的掌握,韵出了彩,这一联才叫出彩,写对联因为没了韵,只能练练平仄和对仗,而这种练法练久了形成了一个习惯,就是往往不怎么考虑韵脚了,只管由着心性从前往后造起来,反正是可选择的字多了。这里如果是妙手偶得想到了一个精彩的联句了,然后我们把它扩展成一首诗时可以这样写,但更多的时候我们写诗是先有了别的一联后了,再写到中间两联了,这时候不考虑韵的影响就说不过去了。所以个人认为不必从学对联开始,上手就学写诗的对偶,对联什么的小菜不用学就会。这是必然的。
  还是具体讲讲怎么造一个联的步骤吧。前面说的造句顺序这里就体现了很大的优越性。一般来说,造对偶句的时候我们的韵脚已定。这里我们选择的余地就不大了,找本韵书翻翻就可以把哪些可能合用的字很快圈出来了,然后考虑这些字的组词能力,能否有合你要表达心意的词。找到后,就以这个词为基石往上延展,要注意一下这一句的平仄要求,把你要的词摆放到合适的位置上,这样一个句子出来了,上面的一联就按照词性平仄相对的原则组织吧,一次不成功就可以考虑换一下韵脚试试,建议初学者先从宽韵练起,宽韵的字多,选择的余地大,多试两次就可以找到好的构思
  下面就讲讲整个造句的过程。大家请看一下这个例子: 【强国】磨却少年强国思,于今惟敢赋闲词。轻狂絮舞随风逝,茁壮禾生赖雨滋。韩愈走关因佛骨,祖龙靖海借儒尸。防川自古空劳力,不语民心亦自知。
  这首诗在起兴的时候第一句就有了这个“磨却少年强国思”的句子(这一句是一个拗句,我们先不讲这个),一般在起兴的时候不去想什么哪一联哪一联的问题,完全任由脑子空想,任何一个句子只要觉得有意思就可以把它记下来,一般从带韵的对句想起(律诗首联出句也往往入韵,这里并不是有意从首联出句想的)。这样你就有了一个很广的空间去构思。这第一联起兴完全不要从后面三个字想,就是按你要说的话就行,越是自然越好。可以起不同的兴,比较一下哪个更容易发展下去,就用哪个。所以这里先起了这句,感觉很像是首句的样子,韵也很宽,是“四支”,这个韵可选的字很多,感觉这个兴起的不错,完全可以接下来发展,就不用改了,所以作者决定续下去。 
  接下来的第二句也很自然想到了词这个韵,因为有了“磨却”,就有了今日的对比,作者现在就是只有“赋闲词”的能力,这三个字很快就出现在他的脑子里了。前面的“于今惟敢”也水到渠成了。中间两联是关键,不能不认真去想。于是先把这两联放下。这也是小窍门之一,就是先不去写中间两联,跳过去先写最后一联。因为一首诗里要表达的中心思想往往就在最后一联才能体现出来。而我【作者】的中心思想是什么,当然很明确,就是要说最后一句“不语民心亦自知”(其实这一句在起兴初就有了隐约的意像了。只不过没先想罢了)。想到了这个结论,自然而然就把这一联“出句”的“防川自古空劳力”写出来了(这是一个典故,稍微懂一些典故的朋友应该会懂)。 
  首尾两联既然出来了,中间的两联目的很明确了,就是围绕着中心思想组织证明材料。这时作者就想起了历代钳民之口的典故。不用说首选秦始皇。找找韵脚,正有个尸字,“儒尸”就这么出来了。这个借字也很好想。往上发展,就用了很多种排列方法,总体上就是要说秦始皇借儒尸钳民之口就行了,配合着平仄要求选一下,最后选定了“祖龙靖海”四个字,写出来感到很有力量。接下来的出句就用了作者很多时间去想。从对仗的角度,想到了道骨、佛骨什么的,可我实在没想出来道骨有什么典故能和钳民之口有关,而佛骨使他一下子就想到了倒霉蛋韩愈了。这样一个出句不费什么力气就出来了。看看平仄,这是第三联。
  然后再造第二联,我们不能连续两联都用典,这样会很板正,没有变化,最好用些比喻的手法。这样就想到了禾苗待雨这种心情,这个滋由此而来。作了不同的几次调整后,这个“茁壮禾生赖雨滋”就出来了,上面出句就自然相对照要有些轻薄的物品出现,絮是最容易想到的了。所以这样整个架子就出来了,剩下的工作就是逐字去推敲好坏,研究是否合律的问题了。比较起来这并不是很难的事情。是这样吧?
  今天讲的这种造句方法只是很多方法中的一种,对语感不强的初学者来说是很合用的。如果作诗达到一定功力,我们驾驭语言的能力够了,掌握的词汇典故多了,造起句子来就不必管那么多,只要有好的意思,我们就一定能造出好的句子来(大不了我们把一个句子换好多种说法罢了,同样的意思,初学者可能只有两三个说法,而经验丰富的朋友就可能会有十几个说法)。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